潇泪神(锦夜)
潇泪神(锦夜) 技冠群雄
关注: 0 · 粉丝: 7 · 发私信

我们只是 好久不见。

发私信给 潇泪神(锦夜):
  • [小说故事] 我曾来过你的世界 (05月02日 · 1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【一】 雪消后不久,我们一行人便轻装简从来到了这一片古墓清理区。所幸有研究价值的主棺椁还在,只是所有陪葬用品几近于无,陶瓷的碎片间或出现在某个墓道拐角处,被主任万分用心得捧起来,放进取样盘时还要唾骂几

  • [小说故事] 岁与天齐(完结篇) (03月28日 · 1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等头脑冷静下来,他已经站在沈氏故庄门前了。随行的仆从准备先进去察探,被他一把拦住,“晚辈今日来此叨扰,多有冒昧。只是心下疑惑不能解,皆源于此地,如前辈们能予谅解,还望成全。” 许是前辈磊落非虚名,此番

  • [小说故事] 岁与天齐 (03月21日 · 2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小镇风光久,沈氏门前冷鞍马。入夜时分,林间又传来簌簌的响叶声,传信的驿使不敢耽搁,一鞭鞭赶着瘦弱的马儿往林外奔去。行了半晌却未靠近远处灯火一步,驿使倒是奇了,正思索着方向惊闻一串铃声靠近,当即拔刀下马

  • [小说故事] 白姑娘 (2020年08月02日 · 1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混沌里不知年岁,我也不清楚自己究竟辗转于多少人之手。就这般陷入沉沉的黑暗中,闭眼睁眼都不见主人一面。有时候,我几乎以为自己就要这样永远的沉寂下去,直到维持自身的灵息耗尽,方能离世。我更不知是何时有了意

  • [小说故事] 梦间集·疯子 (2020年06月26日 · 1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《梦间集》疯子   (一)   这是……哪里?   渐渐清醒后,我动了动手腕,从豪华的床铺上爬起来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:我还活着。刚打算下床看看,身后忽然传来一人走路的声音,我茫然回头,看见了一位熟人

  • [小说故事] 子夜歌 (2019年04月06日 · 4 人喜欢 · 1 评论 )

    西海以外,鲜有人迹,雪原横卧,不知尽处。 小棠是一名关内平原上的平凡女子,只因自小喜欢听人讲故事,便生生练出了一颗向往外界的心。她觉得西海平原内什么都好,就是很难让人生出归属感,十六年来她谨记长辈教

  • [诗词歌赋] 去岁二三事 (2017年03月24日 · 4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【七绝二首】(中华新韵) 《宁愿不识人间事》 酒阑歌罢歇江月, 云散雨收到小寒。 身在红尘倦入梦, 裁得冬雪作春衫。 《列传离思》 秋夕涉水归巢燕, 秋叶临风送甲兵。 忽忆故人温耳语, 长风难遇

  • [诗歌散文] 入得春来后,再笑春归去 (2017年03月22日 · 4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《忍冬》 莺时探春三月接花回 鹭鸶藤簇簇抱拥吐蕊 吾本喜阳也耐寒 晨昏两两相随 姹紫嫣红时独安一隅 本草纲目为余立名耳 南梁弘景辑录许多客 燕儿坡前花不沉 逸闻三两轻也 郁郁向左去经冬

  • [小说故事] 长烟落日孤城闭 (2016年12月02日 · 7 人喜欢 · 3 评论 )

    【第一更】左卫有一 庆元十三年冬,长烟问过新阳一句话:我常常在想,这天下是一统的好,还是各自为政相安无事的好。新阳,你作为一族之长对此有何见解? 但新阳只是笑了笑,并

  • [诗词歌赋] 郁离子 (2016年10月02日 · 6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【时已入秋多日,佳节又总是难安。真不知何年何月能真正活得自在?余反复思量还是不能推翻前论。罢了,若是以孤影换取也并非得不偿失。期许不久的来日,偿愿。】 《春梦》 春梦一程平芜月,秋风半道小阁兰。 偶

  • [诗词歌赋] 寐语 (2016年09月23日 · 3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寥寥几笔记录母亲,三首俱适【中华新韵】。 《寐》 白月随风寐,青莲入水涔。 不觉花叶动,意在往来人。 《巧妇忙》 嗟尔理行囊,嗟余对灶忙。 槐枫称净使,巧妇勤拭窗。 《遐想当年唐家女》 客鸟栖檐

  • [小说故事] 梅竹戏 (2016年09月08日 · 4 人喜欢 · 6 评论 )

    迎来送往红粉楼,文武百官息心地。 今日是成派传人何希与肖仙的重头戏,坊里来了很多人。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演出,也不是第一次唱《青梅竹马》,却是比任何一次都郑重其事。 眉飞入鬓,口含丹朱。花旦启唇步

  • [古微古段] 故事未已,你在何处飘零满地 (2016年04月26日 · 7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都说红尘客,不乏薄情人。 落笔至如今,仍在觅君恩。 素衣人海藏,犹自守情深。 引针千万缕,补分修缘痕。 当年醉花阴,清照到三更。 旧事牵新人,缘痴缘试刃。 吾也曾浑噩对烟云,对案无心书一文

  • [小说故事] 长相守 (2016年04月08日 · 9 人喜欢 · 2 评论 )

     今日的往生殿中迎来了一位新人。 他如一道冰冷的长剑,就那般逆光穿越千年的烟尘而来。 高山之上的圣殿,因坐落于直上云霄的最高一峰而终年不遇人面。细算起来,该是有上万年的时光飞逝,它就以传说中的

  • [小说故事] 与子还家(赠叶逸辰) (2016年03月26日 · 5 人喜欢 · 6 评论 )

    天元一年,新君立。 这场良辰美景辉映的不是风月,而是一个祥和的休战期。没有人知道将军盼它盼了多久,久到真正变现的那一天,他也只是抿唇附和众将士:“得之不易,视之胜命,全军上下皆是功不可没。”